点击广告可以赚币

2021-04-23 20:53

红极一时的p2p网贷用年化收益率吸引用户,数字货币则用“新科技解决各种问题,可以迅速致富”的幻觉吸引投资者。2017年9月4日,央行等7部委联合下发文件,称代币发行融资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

黄先生说,想要发行数字货币代码都好说,讲好故事最关键,想在哪个领域出白皮书他们就能写成哪个领域的,根本不需要技术背景,只需要消费者提供主要想法,中英文一体收费6800元,中文版只要4000元。

记者拿着自己临时起意编造的白皮书,从其他网站抄几段代码,数字货币上市的第一步就准备好了。接下来,需要找几家“假评级”机构评级,再找几位业内所谓“成功人士”给自己站台,就可以“发行”了。

免责声明: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但是“般若币”一位离职员工向记者透露,自从今年1月上线以来,他们并没有遵循七部委要求,主要面对的还是中国用户,但除了发数字货币“圈钱”,他们根本没有使用多少区块链技术,“法定货币和虚拟货币间的交易肯定被禁止,所以在这种大背景下,链上用户数量有限,这个app还是所谓中心化模式,点击广告可以赚币,但是用户赚币的过程还是有中心化的数据库把币发给他。”

七部委联合发文禁止ico,可今年ico却愈演愈烈,一股脑地发白皮书称自己通过区块链技术解决了某某行业痛点,然后发行数字货币圈钱。比如张先生这样2角买入后跌到1分的“秀币”不在少数。为什么早被叫停的东西又火起来了?长期观察数字货币领域的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教授邓建鹏认为,监管上的“一刀切”从结果上看并没有起到当初的目的,未来监管还应给数字货币“留条活路”。邓建鹏表示:“区块链或者数字货币有非常典型的全球化特征,导致在物理空间单纯禁止没有效果,所以是否思考微调一下监管规则,绝对不允许做公募,诈骗绝对要刑法打击,但如果是私募又是真实创业,可否有些特殊渠道,比如由专门的某个机构审批,避免监管的窘迫状况,这个东西值得再思考。”

早在去年9月就下的禁令为什么他们还要顶风作案?这位工作人员透露,相应的监管根本没感受到。随着前不久比特币暴涨,很多人都看到了数字货币里的甜头,甭管有没有区块链技术都着急写白皮书下海捞钱,同时监管方面没有具体部门管理也让不法分子有了可乘之机。

上海张先生今年1月在数字货币平台okex上看到一家名为“秀币”的数字货币,项目方称自己将火热的直播和区块链技术结合起来,旨在颠覆直播行业,打造公平公正、去中心化的直播平台。随后他以首发时2角的价格购入价值40万元的“秀币”,没想到过了几天直接破发至1分钱。仔细研究后张先生发现,创始人身份涉嫌造假,而白皮书更是粗制滥造,“它写的是原来花椒直播ceo做视频直播的区块链技术,买后才发现代码一行都没有写,就是一周时间写了一个白皮书就上线交易了。”

虽然各大数字货币交易平台一度关停,但在比特币价格不断走高的刺激下仍有企业选择顶风而上继续ico。

新创立数字货币想要流通就必须通过首次公开发行——ico向公众募资,错过比特币的投机者都想着投资下个比特币后一夜暴富,导致投机炒作盛行,有的还涉嫌从事非法金融活动。监管部门认为,此举严重扰乱了经济金融秩序。

ico从字面上看,和人们平时说的公司上市前的ipo——首次公开募股有点类似,但企业ipo需要遵循证监会所有要求,通过经纪商进行销售,整个过程有着严格的审核。但ico从本质上说,只是把ipo的企业变成了数字货币,把公司股份上交易所变成了“数字货币上交易所”,ico过程没有任何一家监管部门管理,完全靠行业内部人士站台和阐述自己技术存在合理性的“白皮书”。

记者通过搜索发现,如此关键的白皮书,居然可以通过购物网站轻松购买,也就是说如果记者随便编造一个币种,找人定制一本白皮书,从网站上抄几行代码,找到okex、火币网等交易平台,理论上也能出一种数字货币。在购物网站上专门销售ico白皮书的黄先生说,写白皮书基本都是一个模板,想在哪个领域编故事就说通过区块链技术可以解决某种问题就好,“比如借贷链、原力链都是我们编辑的,区块链白皮书的框架模式都一样,开头说什么是商业链条,后面写为什么要做?我们能去做什么?运用什么技术,解决什么痛点。”

记者随机在广告中找到名为“般若币”的数字货币,它号称“基于大数据的精准广告区块链,是首个服务于中国市场的区块链广告项目”。通过区块链技术,解决了广告投放时广告主不了解实际投放情况的痛点。此外,它还找了一家名为“coinsfund”的投资基金把自己评为a级。至于评级标准是什么?一家投资基金是否有权评级?项目到底有没有得到实行?记者将这些问题对般若提出采访要求后,并没有得到答复。

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联合发文叫停ico。但此后,有的公司迁往境外再“出口转内销”,有的数字货币平台涉嫌搞违规“期货”,还有的上市公司也在变相“发币”。